罗氏期期艾艾道:“老夫人,您误会了,都是我的错,是香儿看着我这一段时间身体不好,这才要嚷着去问大姑娘要东西,请老夫人莫要怪香儿,都是妾身的不是。”

    苏劲香却是不依不饶,道:“姨娘,你有什么错?这个家莫非就不是我们的家了吗?当初父亲去世的时候说好了的,那秋无痕进门,是要给我们三个妹妹准备嫁妆,是要给母亲和两个姨娘养老送终的,现在不过才月余,你看看这个家里,吃的住的,我们哪一样比得过前院的,如今大姐姐的夫婿出息了,我们要仰人鼻息过日子,自然是不敢吃不敢穿,以后索性给我们一些残羹冷炙好了。”

    苏劲松再也忍不住,道:“三妹妹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丽娘低叹一声,心想这个夫人还真是沉不住气啊。

    苏劲香哼道:“什么意思?如今你的身边可是三个奴婢一个婆子,可是我姨娘身边一个丫鬟婆子都没有,我和我姨娘住一个院子,里面只有一个伺候的丫鬟,三姨娘院子里也是,就连母亲这里也只有一个丫鬟一个婆子,你说是不是你的身子就要金贵一些,我们这些人索性都给你当了下人整天伺候你和你的夫君好了。”

    苏劲松听罢,气的说不出话来,突然门外有人说道:“三妹妹说的极是。”

    话音才落,便看见朱祁笑意盈盈地走了进来,苏劲松看了一眼王爷的身后,却并没有跟着秋无痕。

    众人看见朱祁进门,赶紧起身屈膝行礼。

    苏老夫人则亲自走到朱祁身边将他迎到座位上坐下,吩咐了下人去沏茶。

    “不必拘礼,大家该坐坐,该跪……还是继续跪着吧。”

    大家听见朱祁这样说,本来稍微在听见那一句不必拘礼的时候放了心,可是又听他说继续跪着的话,不禁心里一颤,那罗氏和跪在地上的苏劲香更是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“王爷怎么过来了?相公呢?”苏劲松见下人将人送来,亲自接过,走到朱祁身边,将茶放在一旁的案几上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朱祁依旧是进来时微笑的样子,看着苏劲松,道:“大哥衙门有人过来说事儿,我一个人甚觉无聊,大哥就说让我过来看看老夫人,我也就过来给老夫人问安。”

    苏老夫人闻声,立刻起身说不敢,朱祁抬手示意她坐下,道:“不过,好像我来的不是时候,三妹妹好像心情不太好?”

    苏老夫人赶紧说道:“让王爷见笑了,不过是小女儿家闹脾气罢了。”

    朱祁看了房里众人一眼,视线停留在丽娘身上,道:“丽娘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大家听见朱祁问一个下人,顿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丽娘则是不卑不亢道:“奴婢是下人,不敢妄议主子是非。”

    朱祁轻笑,道:“那如果是本王爷让你说呢?”

    丽娘听罢,只得走出一步,跪在了朱祁面前,低着头,道:“奴婢今天才来,对府上的事情还不了解,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朱祁笑了,道:“那如果你是我嫂子,你以为今天的事情你该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苏劲松微微皱眉,心想王爷今天好像有些奇怪,怎么和一个下人交上了劲儿,她偷眼看了朱祁一眼,见他正看着跪在地上的丽娘,大有一副看好戏的劲头。

    苏劲松道:“王爷……”

    却见朱祁一抬手,苏劲松一愣,这个手势是要让自己闭嘴吗?苏劲松虽然知道朱祁对自己相公和对自己一直都很好,也从来都没有当王爷的架子,来到家里向来也是笑脸迎人,可是刚才这个动作,却透着一股子来自上位者的威压,让苏劲松瞬间就住了嘴。

    朱祁这个动作,屋子里所有的人都看见了,大家都是脸色一变,除了一直低着头的丽娘。

    “怎么?没有当过主子,不知道怎么站在主子的位置上为主子考虑问题吗?”

    朱祁的话说的有些不太好听,而且语气里也透着一股子戾气,像是随时都要发作一般。

    “回王爷,奴婢不是夫人,不知道夫人会怎么想,老夫人是夫人的母亲,三小姐是夫人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朱祁冷哼一声,正欲开口,却听见丽娘继续说道:“不过俗话说的好,虽然我对府上的事情并不清楚,但是奴婢却是知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,嫡庶有别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丽娘说到这里,罗氏和苏劲香的脸更加难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继续说,说错了,本王爷料想老夫人和嫂子也不管怪罪你。”

    苏老夫人腹诽,当然不敢怪丽娘,是你让丽娘说的,而且这不是明白着没有把房间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